www.qingdaochurch.com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精博欣赏互动留言版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两会新闻 国际资讯 神学园地 堂点介绍 灵恩花絮 信仰入门 灵命成长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亲子教育
证道分享 本会牧师 教牧同工 事工报告 祷 告 屋 信徒人生 见证分享 团契生活 ENGLISH 英语园地 生活指南
影音欣赏 培 灵 会 诗 歌 MV 和谐社会 政策法规 文化鉴赏 教会节期 邮票欣赏 教会历史 圣经故事 音 乐
文章标题:神清晰地告诉我:你的信救了你  文章来源:作者:小雷  发布时间:2018/6/12  访问次数:385  文章简介:(约1:1-2)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
 

   当前位置:  首 页   →  灵修随笔   → 神清晰地告诉我:你的信救了你

神清晰地告诉我:你的信救了你

文章来源:作者:小雷   发布时间:2018/6/12     访问次数:385   
  


简介:(约1:1-2)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


【 字体: 】【 打印 】【 关闭
  

神清晰地告诉我:你的信救了你

作者:小雷  

转自:信仰的力量

 

(约1:1-2)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

 

  世人在没有认识神之前,终其一生都找不到真理。人们总是在人群中寻找可以学习的榜样或楷模,透过他们来反照自己。神说我们在母腹里就是个罪人,一个罪人传递给另一个罪人的只有罪恶,不可能给到真理,因为真理在创造真理的神手上,只有认识神才能认识真道、真理,并与神同行在其中。

 

  我被造四十年后才认识了神,主耶稣把这宝贵的道路、真理和生命赐给了我,又给了我盐和光。我藉着神的引领,在我信靠祂的日子里,因为有盐,让我在这个社会染缸中不至于失味,有光,让我在生活之旅永远不至迷失方向。

 

  没有认识主的年月里,一切的不如意都是认为命不好。病痛伴随了我四十年,过去的四十年里,药几乎从来没有停过,不吃饭可以,不吃药是绝对不行的。五岁急性肝炎、六岁急性肾炎、八岁急性肺炎,九岁和姐姐在上海外婆家过暑假又染上急性脑膜炎,差一点就变成白痴。父母看我身体不好,就送我参加校田径队、足球队,身体开始渐渐强壮,到了十五岁时,更大的打击在等着我。

 

  读高中一年级时,一次意外,正在用刀削铅笔的手被同学不小心撞到,铅笔刀刺进了我的右眼,痛得我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手术床上正在手术,我叫了起来,医生的手按住我,我问医生我的右眼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医生没有回答我,只叫我不要动,马上好、马上好。我绝望了,此时脑海里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眼泪顺着尚未包扎好的沙布往下流。仿佛生命在这一刻划上了句号,所有的希望与未来都没有了。

 

  一个月后,因双目交叉感染,我的左眼也看不见了。我成了名副其实的瞎子。爸妈非常着急,姐姐来看我,说:爸妈仿佛一夜间老了二十几岁,父亲的头发脱落了,母亲的双鬓渐渐露出了白色。他们在寻找中国最顶级的医生来为我会诊,最后他们把为毛主席做白内障手术的北京同仁医院院长张晓楼都请到了我病房为我会诊。大量的激素通过点滴进入我的血管,仿佛在一夜间我由一个瘦削而硬朗的少年人催成了虚弱肥胖的中年人,头发一把把脱落,皮肤一段段撕裂,全身的血管被针扎得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一年后,勉强保住了微弱的视力。从此后,那要命的激素仿佛在我脚上装上了滑轮,向死亡飞快地行驶而去,我全身的内脏由此而改变,象混乱的绳索完全没有章法。我每天都在期盼和幻想,有时在梦里都想把那该死的激素戒掉,但它仿佛是一根绳索紧紧勒住了我的脖颈,当我想挣脱的时候,它让我窒息;当我顺服它的时候,它又一点点地摧残消耗着我的生命,刹那间我的手仿佛触摸到了地狱门上的扣环,只要轻轻一叩门就打开了,我就成为魔鬼口中的点心。

 

  原来那个不肯服输的我,在周遭人异样的眼光中不断拼搏,二十岁当上了一间国营企业的经理,而后又下海经商,事业一度达到辉煌,在病魔的折磨中我更不断透支着我的生命,直到四十岁那年家庭、婚姻、事业全部陷入绝境。

 

  姐姐多次从美国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教会,我实在不知道广州教会在哪里,也不知道她叫我信的这教能给到我什么、帮助我什么,我试着给114打了电话,问了离我家最近的教会是哪间,114告诉了我东山堂电话,我于是尝试着给教会打了电话,接听我电话的是一位牧师,我当时无知地问她,什么时候教会开门,我需要带些什么才能进入教会,她告诉我:什么都不用带,只要你来信就可以了。

 

  周日,我带着妻子孩子踏入了教会,我好奇地看着每一个信徒,他们相互问候着平安,口里最多说的是“感谢主”。我实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我随着人群进入了棚架下,学着他们的样式唱赞美诗:“一双钉痕的手叩响久闭的门,一个柔和的声音把我的心夺走……”当我唱到这句歌词的时候,我的泪水实在控制不了,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哗啦啦往下流,仿佛那只钉痕的手在解下我脖颈上的绳索,我在公众面前第一次放声嚎啕大哭,身边的信徒递上了纸巾给我,他们没有任何诧异的言语,还是重复着那句话:感谢主、感谢主。散会后,牧师又给我们一家人做了单独的服侍,她告诉我们有一位唯一的真神愿意背负担当我们一切的重担,只要我们用心灵与诚实来认祂做我们的救主,祂必引领我们走上平安喜乐的正道。临走前,牧师送了我们几张讲道的光碟,我们在教会的售书室购买了《圣经》。

 

  从此以后,《圣经》中主的话语成了我们家讨论的话题,当我们用心灵与诚实向神祷告的时候,祂赐给了我们过去无法想象的恩典,我们的夫妻关系由走投无路、面临离婚到被改变得如圣经里讲的一样“二人成为一体”,这是完全的身心灵的合一。孩子也因着神爱的医治,由一个忧愁又顽梗背逆的小孩转变为一个喜乐良善、温柔懂事的孩子,神的恩典实在数算不尽……

 

  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家看了美国一位张牧师的讲道,他曾经也是服了大量的激素治病,被缴素折磨得很痛苦,他向神祷告,神就医治了他,使他身体完全康复,脱离了激素。我看到这里,我想:我跟他如此相似。我关上房门,静静地跪在床前,学着他的样式,向神祷告:主啊,你拣选了我,我认你为我的天父,我认你为我的神,我祈求你来医治我,来帮助我,去掉激素对我的折磨和捆绑,它已经折磨了我几十年,让我身心交瘁,痛苦难忍。主啊,你不是需要器皿吗?我愿意成为你的器皿,你如果要用我,就摘掉那激素对我的捆绑;你要是可怜我,我愿意早点回到你的身边。你是主宰天地的主,此时此刻我用心灵与诚实向你诉说我心中的话语,求你来为我作主吧,祷告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祷告完后,我毅然决然地将所有激素和药物丢进了垃圾桶,说:“主,你看着办吧。”

 

  从此以后,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主真的垂听了我的祷告,去掉了我的绳索,我高兴地向家里人宣告:我再也不用吃激素了。我的主已经医治了我。在不认识主的过去,我一次次尝试用指甲抠去激素药片的一个小角来减药,都无法实现减药成效,每次减药换来的都是眼病的复发,本来微弱的视力就象一根快要熄灭的蜡烛,风一吹就会灭掉。然后更大剂量的激素才能控制住眼病的恶化。但这次不是,一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随着时间推移,我的信心越来越坚定,眼病再也没复发。

 

又一次奇特的经历,让我更加认识神的大能。

 

     两年后的一个春节,我们开车回海南,途中我的视力忽明忽暗,好象在过一个个的山洞,并且眼睛感到越来越剧烈的疼痛,到了海口时已什么都看不见了,我被马上送进了医院,医生检查眼压很高,十分危险,说这里无法处理,要求我们马上飞回广州治疗。

 

  次日中午,我们买到了回广州的机票,在机场办理登机时,我是被轮椅推去的,生命体征很不好,机场人员不让我们登机,怕在机上出现生命危险,经我妻子再三恳求,并填写了责任自负保证书,机场才让登机。回到广州就直接进了铁路医院。

 

  那天是大年二十九。一位眼科的知名教授已经在那里准备给我手术了,经过检查后,这位教授把我妻子叫到一间房,很沉重地对她说:“你要做好你丈夫眼睛全盲的思想准备,因为他的眼底非常差,我只能将他的眼压降下来,使他的生命体征恢复正常(当时心跳仅有40下/分钟,血压很低),其他的也没有多少办法了。”妻子很快在手术书上签了字,我被推进了手术室。

 

  我躺在手术台上,内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平安。因是局部麻醉,医生之间的对话我都听得很清楚,医生摘掉了我跳出瞳孔外的晶体,割去了我部分的玻璃体。我问医生是不是要装人工晶体,医生回答我说:不用了。我感到十分好奇。手术很快完成,我自己下地由人搀扶着走回了病房,双眼被纱布紧紧地裹着,一点光感都没有。

 

  我妻子打了电话给教会的牧师,牧师与宣教士马上赶了过来,为我做了祷告,我也向神呼求说:我的天父,你既然拣选了我,你就要对我负责任,地上的父亲尚且这样爱自己的孩子,主啊,我相信你更爱我,因为我是在万人当中被你拣选。如果我眼睛瞎了,没有劳动能力了,没有饭吃了,你给我吃;我看不见路行走,你一定会来背着我走,我赖上你了,谁叫你是我的天父。奉耶稣的名,阿们。

 

  奇迹发生了,晚上九点多钟,眼睛突然放亮,那种光线是从来没见过的崭新的光,我叫了起来:我的眼前怎么这么亮。妻子和在场的牧师都感到很稀奇。第二天在暗房换药检查,打开纱布时,墙上有种强烈的光刺激着我的眼睛,我隐隐约约看到墙上视力表那个大大的“E”字,我知道我眼睛被主医治了,内心感到无限的喜乐和感恩,我知道在我即将跌入深渊的时候祂用钉痕的手又一次托起了我。医生也感到奇怪,医生告诉我:你的眼底视网膜萎缩、黄斑病变、就象一张发了霉的相片底片,没有可能再洗出有影象的照片来了。医生也不知道我的视力从哪里来的,医生说手术时没有给你装人工晶体,就是认为已经没有必要了,装了也白花钱。我告诉他:我有神,是祂帮助了我。我是一个基督徒,是神的孩子。

 

  很快我就出了院,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后,回院复查,医生给我戴上一副远视镜,我看到了0.7的视力,我高兴极了。回到家再一次向主跪下谢恩。神清晰地告诉我:你的信救了你。于是我到眼睛店配了一副远视镜,戴着眼镜已能看到1.5的视力。直到如今二年多又过去了,我的眼睛没有晶体也没有部分的玻璃体,视力依然如此。实在是主奇妙的大恩!感谢神!

 

  我现在在东山堂的祷告团服侍,回想四十几年来的风霜雪雨,真是感恩神所赐的宝贵经历,原来祂早已为我预备了这条救恩的道路,我要借着神给我的见证,向世人传扬主的福音。我自己清楚地知道,不是我比别人好,也不是我比别人强,是神借着我这个器皿让没有信靠祂的人,通过我的见证来认识这位独一的真神;让那些信靠祂的弟兄姐妹,更加有信心在这条天路上踏踏实实地跟主走。我们都是同路人,是神将我们引领到那条太初的道上与祂同行,我们需要相互扶持。我们也有小信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别人为我们祷告;别人在这条路上跌倒的时候,我们愿意伸出手来用神赐给我们的力量来帮助他们。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必在天国与我们的神相聚,因为祂已为我们预备,感谢主,阿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传真、电话:0532-83880285 | 投稿邮箱: churchqd@163.com | 84424693@qq.com | 1318936549@qq.com
Copyright 2009 青岛基督教网站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 09049800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