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qingdaochurch.com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精博欣赏互动留言版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两会新闻 国际资讯 神学园地 堂点介绍 灵恩花絮 信仰入门 灵命成长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亲子教育
证道分享 本会牧师 教牧同工 事工报告 祷 告 屋 信徒人生 见证分享 团契生活 ENGLISH 英语园地 生活指南
影音欣赏 培 灵 会 诗 歌 MV 和谐社会 精博欣赏 文化鉴赏 教会节期 邮票欣赏 教会历史 圣经故事 音 乐
文章标题:其实我并不坚强,只是祂让我不至缺乏  文章来源:贝贝  发布时间:2016/6/27  访问次数:713  文章简介:2016年爸爸住院,我学会了紧紧依靠主,学会感恩,感恩医生护士职责之外的体恤和照顾,感恩其他患者家属的同情和劝慰,感恩弟兄姐妹的开导和慷慨,感恩我在焦虑的情绪里不忘记礼貌和傻笑,感恩我爸爸和我一起祷告一起阿门,感恩主怜悯我们的弱小回应我们的祷告!
 

   当前位置:  首 页   →  云彩集   → 其实我并不坚强,只是祂让我不至缺乏

其实我并不坚强,只是祂让我不至缺乏

文章来源:贝贝   发布时间:2016/6/27     访问次数:713   
  


简介:2016年爸爸住院,我学会了紧紧依靠主,学会感恩,感恩医生护士职责之外的体恤和照顾,感恩其他患者家属的同情和劝慰,感恩弟兄姐妹的开导和慷慨,感恩我在焦虑的情绪里不忘记礼貌和傻笑,感恩我爸爸和我一起祷告一起阿门,感恩主怜悯我们的弱小回应我们的祷告!


【 字体: 】【 打印 】【 关闭
  


    从2011年到今年,除了2013年,我爸爸每年都住院。他住院的经历,简直就是我的成长史。

 

    我不接受这种成长,如果能选择的话。


    大学一毕业,刚刚能挣钱,我爸爸的身体就开始出状况。命运真的很幽默,上学的时候家里拮据,爸爸除了抽烟喝酒,从来不给自己买吃买穿。我开始工作能在金钱上回报他了,他反倒病了。当然,也可能在我上学的时候他的身体就有问题,他一直都在硬扛。



    终于到我毕业了独立了,他撑不动了。



    疾病折磨着他的精神和身体,辖制着他的情感和行为,他生病后,对我最多的回应就是一句辱骂的脏话。



    所以爸爸每次住院我都特别的焦虑,既因为担心他的身体,也因为他在医院这种需要安静的环境粗暴的骂我。我很难堪,心里也特别难受,但只能笑嘻嘻地去哄他,我知道他骂我的时候,周围的人不都尽是理解或者同情,大多数人是在那看笑话。我哭我骂我一走了之,看热闹的人不会抻回脖子,唏嘘的人也不会停止咋舌。



    比如2014年,我爸爸刚从ICU转到中间监护室,那个病房人特别多也没有电视,我爸爸骂我就成了别人的电视剧。



    我解决的办法是决不和那些把我们父女当电视剧看的人主动说话。可沉默也不行,架不住热心观众的好奇心。



    连续不能好好睡觉我已经很累了,我爸爸骂我我基本能皮糙肉厚坦然面对。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总有人替我操心,说些我回应不了的话,比如你妈怎么不来,你应该回学校上班捞点钱。



    我要怎么回应呢,解释我从小就是单亲家庭没有妈,解释我没那么伟大爱学生超过爱我爸爸把工作辞了?



    还有一个看客更逗,在听见我爸爸骂我的时候竟然说我爸爸是欠揍,话语中完全没有对一个病人的怜悯心。

 

    你看,这就是看客,看也就罢了,还非得打着同情你的幌子来替你“伸张正义”。岂不知,就是这些话让我受到了更深更无法排解的伤害,让我更加怨恨为什么我要面对这一切,而且大多数时,我要独自面对。



    疲劳、经济压力、爸爸骂我、看客的窃窃私语,最最关键的是对爸爸身体的担忧,让我越来越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爸爸每次住院我都焦虑、恐惧。

 

    还好,在我安全感缺失的状态没有完全主导我的人生前,我在学习倚靠主。从此,我不再是那个只能靠自己的年轻女孩。



    当然,改变是一点点的,等我发现我已经学会倚靠主了,是在今年爸爸住院的时候,这已经是我信主的第四个年头了。


            

    三月末,爸爸复诊时检查出心脏射血分数下降。我听从医生建议赶快交钱,让他住院。

 

    爸爸对自己的身体并不了解,他不知道也不相信他每天两盒烟对身体的损害,就是总喊着自己腿疼。我怎么给他讲吸烟加重动脉硬化,腿会更疼的道理他都不听,就是埋怨我不搭理他的诉求。所以尽管他入住的是循环科(心内科),主管他的吴医生问他哪不舒服,他只强调腿疼。



    于是吴医生给爸爸除了安排心脏方面的检查,也安排了腿部彩超。



    清明节小长假前,吴医生告诉我节后给你爸爸再找血管外科做一个腿部会诊,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



    我心里放松了一点,小长假里的礼拜日我还去了一趟医院附近的教堂参加聚会,晚上去医院陪爸爸时又给病房里的一个大哥传了福音。



    小长假最后一天,吴医生上夜班,我想去问问他我爸爸的腿部彩超报告,可是想我自己长期失眠好不容易睡着却突然醒来的那个难受劲,就不好意思去打扰吴医生了,我希望他能在一切可以休息的时间多休息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在走廊碰到了他,就问起彩超报告的事,他告诉我“你爸爸腿上有根血管都快堵上,等血管外科会诊看看情况,要不要做手术”。

“堵到什么程度?”我紧接着问。
“百分之九十九。”
“不做手术怎么样?”
“不做就可能坏死,坏死就可能截肢。”



    吴医生温和地回答我。我爸爸住院的这几天,他就一直对我们爷俩格外的体恤。



    我走回病房,害怕得不得了。后悔干嘛非要问到底堵到什么程度,人家医生模糊地说了一个快堵上了,我偏偏较真的问百分之多少。百分之九十九,那和都堵上了有什么区别。怪不得有时候我看我爸爸走路是一条腿拖着另一条腿走。



    那就肯定要做手术了,我暗暗地想。压力一下子就填满了,我好想找个人倾诉一下。

 

    可是我不知道找谁,我爸爸这几年住院,我大姑会来帮帮我,但她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陪着比自己小四岁的弟弟,她心里压力很大,也和我一样没法倾诉,况且大姑还有自己的生活。

 

    至于朋友,我又怎么好意思去打扰人家呢。我有几个一直都对我很好的朋友,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经济上都给了我极大的帮助,但是越因为这样我越不想去让我这些满满的负能量影响他们的心情。



    我还担心钱,准确点讲是不舍得。我爸爸14年差点要做心脏支架的时候,大夫和我说一个支架要10000块钱。腿上做手术放支架多少钱我不知道,便宜也不会便宜到哪,说不定还更贵。如果我现在上班,每个月有稳定的收入我并不很心疼,但是我现在没有工作,攒钱其实不容易,爸爸每个月吃药要一千多块,柴米油盐酱醋茶每一样也都不便宜,10000块钱我也要攒几个月的。



    越担心我越不知所措,越不知所措心里就越担心。


    我低着头,使劲的祷告,想要把我的心事埋进尘埃,然而这又怎么可能呢。



    可是在祷告中,我却清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焦虑,担忧,恐惧都是我不能承受的,继续去承受那些重担会压垮我自己。我应该交托,交托给主。我要做的就是那些我能做好的事情——好好陪着爸爸,听医生的安排,等待和祷告。



    想到这些,心里有了很多平安,上网又查了下腿动脉硬化的资料,看来看去觉得做手术未必是件坏事,就像吴医生跟我说的坏死就有可能截肢。爸爸现在走路慢腾腾,至少还可以自由活动,花钱花钱吧,做不做手术就听医生的。



    我给我的好朋友欢欢和教会的徐阿姨都打了电话,请他们帮我祷告。凭着信心,我请他们帮我祷告求主医治爸爸。因为焦虑慌乱害怕,我请他们帮我祷告求主使我的心安定。


    我又想,不管手术不手术,只要医生给出的是最有益爸爸的治疗方案,一切都OK。那么医生很关键,所以我请他们帮我祷告求主保守有一位谨慎客观有责任心的医生来为爸爸会诊。



    总之,一切交给主,求主保守这件事。



    欢欢接我电话的时候还在上班的路上,她说她会找他们教会的弟兄姐妹一起祷告,还问我钱够不够。这几年她一直鼓励我支持我,所以我很实在地告诉她不知道手不手术,钱应该是够的,只是我爸爸身边不能离人,我要是不方便回去取,你就先给我转点过来。欢欢爽快答应。



    心里有了平安,我逐渐的恢复了理智,又开始希望爸爸能做手术,这样他走路就不会腿疼,心情也会好很多,以后带他出去玩他能尽兴,说不定还可以安排我和他都期待的旅行。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诊医生始终没来,这一等就是两天。我反复焦虑,但只要一焦虑我就祷告,在心里默默的呼求主保守我爸爸,安定我的心。主深深的怜悯我,心平气和时我把爸爸这次住院的经历和遇到的人想了一遍,其实都有主在保守 。



   负责爸爸的吴医生是暖男;病房里的患者、家属不仅没有说闲话的看客还都使劲劝我爸爸别骂我;有几个护士对我爸爸格外的照顾;还有护工叔叔说什么也不要我给他准备的水果和牛奶。

 

    很奇妙,爸爸这次住院也骂我、也要烟抽、也着急回家,但都是在我的承受范围里。

 

    最让我惊讶的,是自己的改变!焦虑怨怼没有毁灭我爱别人的能力!



    以前,我几乎不会帮其他患者或者家属的忙,虽然觉得医院是个传福音的好地方,但也从没传过福音。



    感谢主,我的生命改变了。我能去爱病房里的伯伯哥哥们,给他们看吊瓶,盖被子,像哄孩子一样的哄不开心的老爷爷,我能暂时放下对爸爸的担心,去为他人祈祷,并告诉他们耶稣爱你的福音。



    某一天,我终于想通了。



    我想起2012年带爸爸住院检查,当时我们很明确的说了腿疼的症状,可是一大圈查下来,完全没有给爸爸做腿部的检查,直到一年之后姑姑带爸爸查出腿动脉硬化。吴医生是这几年看病的医生里唯一一个主动给爸爸做腿部检查的医生,尽管他的专业是心内科。



    我们无权无势无钱,也不认识什么关系,但唯独认识耶稣,祂保守一切,吴医生不就是最好的确据吗。



    我终于懒得去钻牛角尖了,为什么我爸爸会生病,为什么我一毕业没等喘口气就要开始养家糊口,为什么我不能结婚,为什么我要面对忧虑和恐惧······
这一切的怨恨和忧伤的根源,是我对自己能力所限的无奈和失落。



    但,我不是孤单前行,耶稣基督是我的光,我的盐。



    真的,还记得我请弟兄姐妹们做的那个祷告吗——求主保守一位谨慎客观有责任心的医生。



    主完完全全实实在在的回应了我的祷告。



    会诊的是一位和我们同姓的赵医生。赵医生一来,就对吴医生说你忙吧,我自己就行。说了两遍,吴医生就是要留下来。


         
    那一刻真的很感动,我曾亲眼见过耳科医生拒绝急诊医生先检查患者耳石症的要求。我以为医生都巴不得先走呢。



    赵医生检查了爸爸脚的颜色温度,马上就做出判断——不用做手术。我当即在心里欢呼,可是又马上想到做手术的好处,就问赵医生我爸爸有根血管不是快堵上了吗?不做怎么办?

 

    赵医生认真地说你爸爸现在没到做手术的程度,那种手术做了也还是会堵,主要还是戒烟吃药。我喋喋不休地继续和他争辩,但赵医生坚持不做手术。



    最后他被我逼到说了“大实话”——我就是想挣你的钱,也不能这么挣法。他这么说,我彻底放心了。



    我所祷告祈求的事情,主通过赵医生的坚持回应了。



    吴医生一直在旁边,在赵医生被我犟得都有点生气时,他笑着和他解释这姑娘对她爸太那个了。“那个”就是说我孝顺吧,从我爸来住院的第一天他就说我孝顺。他还告诉我爸爸“还是姑娘好,儿子怎么会管你”,话音一落他可能觉得这话在误导我爸爸女儿都好会不珍惜我的孝心,又加上一句“也不是所有女儿都管”,还拿了个他认识的患者举例子。



    我其实不愿做个孝顺的女儿,我愿做个依赖爸爸的小女孩。我爸爸没生病前,确实也是这样的。



    可是爸爸一生病,我必须得扛起来,因为他是我的爸爸。



    孝顺这个词的背后是坚强和忍耐。



    在这个妹子都爱标榜是女汉子的时代,坚强这个词让我懊恼,让我沮丧,让我觉得我没有别人快乐、幸福。



    但,天父爱每一个人的方式不同,给每一个人的恩典也不同。是的,2013年我信主了,在祂里我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认我的软弱,不用怕别人笑我没出息而不敢放声大哭。 

 
 
    我笑,世界未必和我一起笑;我哭,祂便和我一起哭。



    我也渐渐明白,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坚强,只因天父爱我,我才能不至缺乏,不缺乏忍耐,不缺乏担当,不缺乏热心祷告的弟兄姐妹,也不缺乏这试炼我的环境。



    正是这样,加速了我的成熟和独立,让我看清自己的软弱和对爸爸的爱的有限,让我无论怎样还是要好好爱爸爸,他不只是我的爸爸,更是天父的孩子,是上帝给我的恩典。


    爸爸住院记,就是我的成长史。



    2014年爸爸住院,我的信仰生命还很小,我不能谅解那些看热闹的人,但凭着主的保守,我始终没有乱发脾气。



    2015年爸爸住院,我开始学会和医生沟通体恤护士们的不容易。学会用心去看人的良善,说话叽歪的医生不是态度不好只是太累太忙。

 

    2016年爸爸住院,我学会了紧紧依靠主,学会感恩,感恩医生护士职责之外的体恤和照顾,感恩其他患者家属的同情和劝慰,感恩弟兄姐妹的开导和慷慨,感恩我在焦虑的情绪里不忘记礼貌和傻笑,感恩我爸爸和我一起祷告一起阿门,感恩主怜悯我们的弱小回应我们的祷告!



     作为我爸爸的女儿,我不愿他是一个有病的爸爸,疾病让他的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折磨。但事实如此,我只能接受和面对。



    然而,神总在做奇妙的工,2015年冬天,在我都不相信爸爸会信主的时候他信主了,距离我小时候家里出现变故他和别人开玩笑说“我现在该去信耶稣”迟了二十年!



    迟到就迟到吧,爱从未缺席!

 

    从过去直到永远!

 

作者简介:贝贝,80后,一个在懵懵懂懂中蒙恩的罪人。生活在北方小城,过简简单单的生活。从小到大,断断续续了解过基督信仰,直到接近而立才认识耶稣。期待未来的自己能好好爱主,爱每一个人。

本文转自:行在恩典中的女子 微信公众账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传真、电话:0532-83880285 | 投稿邮箱: churchqd@163.com | 84424693@qq.com | 1318936549@qq.com
Copyright 2009 青岛基督教网站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 09049800 号